公告

★ 初次來訪,請見格規

★聯絡內洽 yunjhong●gmail.com

(記得改@),或至側邊欄留言

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

【創作】泣貓

  

  她本是一隻無畏的小野貓。
  一次偶然被腳踏車撞到,受了傷,遇見了路過的他。

  他帶她回了住處,替她包紮傷口。
  即使如此,她仍然充滿了戒備和恐懼,總是離得遠遠的保持距離。
  他替她取名叫「小鈴」,餵她吃很貴的罐頭,替她準備了乾淨了水,還有乾淨的貓砂。
  他總在餵食完後想摸她,她一次又一次的離他更近,慢慢接受他。直到某天他抱起了她輕輕撫摸,她竟然不想反抗,這才明白,原來她早已喜歡他。
  他的住處是不能養貓的,所以她很努力的配合不要叫出聲,有人來時她便躲起來,不讓人發現她住在這兒。
  一人一貓日日相處著,她早已習慣他的餵食和懷抱,以及那溫柔得讓她想打呼嚕的撫摸。
  偶爾她看著窗外的天空,想著那可以自由自在到處玩耍的日子。
  偶爾她想起外面的小夥伴們,很久沒見了,若知道她被人類豢養,他們會怎麼想呢?是不是會唾棄她呢?
  偶爾她覺得有點無聊,因為他不一定都在家,她只能一個人坐在門邊無精打采地等他,聽到樓下大門開的聲音也會以為是他回來了,但不是。
  沒有自由的天地,沒有朋友的陪伴,有時候很寂寞很無聊。
  可她喜歡他的懷抱和撫摸,她想,她可以忍受,因為他比自由和朋友更重要,即使她真討厭等待的時間,每一天每一天還是無盡的等待著。
  偶爾抱怨時,她會對他張牙舞爪,甚至咬傷他。
  他會生氣,打她屁股,念她一頓,但最後還是會抱抱她,安撫她。
  本來,她以為,他們會一直這樣生活下去的。
  直到某天,他帶了個女孩回來。女孩對貓過敏,甚至討厭貓。
  他安撫著女孩,也安撫著她,但之後他漸漸越來越少回家陪她了。
  她好難過好生氣,於是當他來時,她聞到她身上女孩的香味,總是氣得彆扭不理他,而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樣抱著她了。
  就在某天,她同樣炸毛地抓傷了他。
  這一次,他不再打她或罵她,他安靜的,不發一語地,將她抓了起來,放進籠子,帶出門。
  她從沒見過這樣的他,嚇得瑟瑟發抖,又不肯喵喵叫討饒。
  直到他們到了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他放她出來後,轉身就走了。
  「喵~」她叫著,平常她這麼叫他就會摸摸她,但這次他沒有。
  她努力想追上他的腳步,然而他走得太快,她追不上了,也迷路了。
  她,被拋棄了嗎?
  為什麼?為什麼不要我了呢?
  我做錯了什麼?你不是說你很喜歡我的嗎?是我不好嗎?
  為什麼喜歡那個女孩呢?因為她是人類嗎?
  為什麼你變成這樣陌生的人呢?
  她哭泣著,流下了淚,卻只能喵喵叫,問不出也得不到答案。
  她的利爪早就被他修剪掉了,她也好久好久沒獵過食了,動作不再像以前一樣敏捷。
  變成家貓的她,早已失去野貓的直覺與生存本能,她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  每一天每一天,她不是餓著肚子,就是被其他貓欺負,然後喝著髒髒的水,她的毛色變得骯髒而混濁,身體滿是傷痕,虛弱不堪。
  然而悲傷的她已無反抗的能力也不想反抗,任由一切發生。
  她活著,卻像是死了,或者比死還痛苦。
  她想著,如果死掉就好了。可是,死掉就見不到他了。
  她好想他。
  好想見他。
  好想被他擁抱和撫摸。
  如果不能好好愛她,為什麼當初要帶她回家?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?
  為什麼,她只能是隻貓,她也想像女孩一樣待在他身邊。
  為什麼,喜歡上一個人會這麼地痛苦悲傷呢?
  她日日哭泣,眼淚和髒汙混合,直到黏著她的眼睛睜不開了。
  她靜靜地等,等他回來找她,但她等了三年他都沒有來。
  她默默地流著淚,他是不是已經忘記她了,是不是已經跟人類女孩結婚生子了。
  她,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等呢?
  她身上家貓的氣味和影子早已不在,她混入了新的野貓群,卻再也不是當初快樂的小野貓,她總是安安靜靜略顯陰沉。
  她拒絕了其他公貓的追求,忍受著不適也不肯叫春。
  「小鈴?」
  熟悉的叫喚聲傳來,她模糊著視線,望向聲音的來源處,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,但她看不清。
  「你是小鈴嗎?」
  ……是他,是他。他還記得她的名字,他還認得出她?
  「來,過來,讓我看看。」
  他向前,她卻顫抖著後退。
  明明日日夜夜思念的的人,為什麼見了面,她明明想靠近,卻又那麼害怕呢?
  她站到她跟前,她努力想看他,卻看不到了。
  「小鈴,來。」
  她抬起了手,卻又默默放下。
  她想「喵」,卻不敢。
  她已經不是他的小鈴了。
  卡在喉嚨的「喵」,糾結的情緒,讓她再度流了淚,眼睛刺痛不已。
  為什麼,要出現呢?
  為什麼,要像以前這樣溫柔地喚她?
  她好想他的撫摸,她好想他的擁抱,她好想看他。
  但是現在的她,好髒。
  現在的她,算什麼呢?
  他只是突然想到而同情她,來看看她嗎?
  「小鈴,來,來我這裡。」
  他再度向前,伸手觸向了她。
  她瑟縮著,想打掉他的手,但又捨不得。
  「小鈴。」
  「喵。」
  終究是,忍不住,在他懷裡哭了也撒嬌了。
  不管他為什麼回來,她終於可以見到他了,她終於,可以再度被他抱在懷裡疼惜著。
  「喵。」
  「喵。」
  「喵。」
  可是為什麼還是那麼難過那麼想哭呢?
  為什麼,她只能是隻貓?
  為什麼我,還是喜歡你啊。 「喵。」
Google+ 留言提示
~歡迎閒聊~